<tt id="e5to4"><label id="e5to4"><source id="e5to4"></source></label></tt>
  • <em id="e5to4"><acronym id="e5to4"><u id="e5to4"></u></acronym></em>
  • <rp id="e5to4"></rp>
    <tbody id="e5to4"><pre id="e5to4"></pre></tbody><button id="e5to4"><acronym id="e5to4"></acronym></button>
  • <dd id="e5to4"></dd>
    <li id="e5to4"></li><button id="e5to4"></button>

    <tbody id="e5to4"><track id="e5to4"></track></tbody>
    <rp id="e5to4"></rp>
    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新聞中心
    新聞中心
    水污染治理迎民資或啟萬億市場 具體政策將出臺
    作者: 本站 來源: 本站 時間:2015年05月15日 字體:[] 聯系

      記者6日從環保部獲悉,作為《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》實施細則的重要組成部分,財政部、環保部正在醞釀一系列鼓勵政策,促進和規范水污染防治領域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,并逐步將水污染防治領域全面向社會資本開放。
      多位專家在接受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采訪時預測,隨著國家水污染治理領域對社會資本逐步開放,國家環保投入資金將會以倍數效應放大,有望撬動萬億市場。
      財政部和環保部日前聯合發布《關于推進水污染防治領域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實施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,對于下一步水污染防治領域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(PPP)項目操作流程作出明確規范。記者從相關部門獲悉,從目前情況來看,下一步國家將細化社會資本投資環保治理領域的鼓勵措施,包括財政、稅收、貸款優惠等內容。與此同時,環保部將完善水污染防治領域特許經營管理制度,降低準入門檻,清理審批限制,拓寬社會資本投入渠道。
      環保部規劃財務司司長趙華林表示,下一步國家將優化調整專項資金使用方向,逐步從“補建設”向“補運營”、“前補助”向“后獎勵”轉變,擴大資金來源渠道,對PPP項目予以適度政策傾斜。資金使用方式將從投資補助、貸款貼息為主,拓展到綜合采用財政獎勵、投資補助、融資費用補貼、政府付費等方式,支持水污染防治領域PPP項目實施落實。除專項資金外,國家還將積極創新金融產品與服務,比如建立向金融機構推介PPP項目的常態化渠道。支持開展排污權、收費權、政府購買服務協議及特許權協議項下收益等質押擔保融資。
      鼓勵社會資本建立環境保護基金,重點支持水污染防治領域PPP項目等。
      就在兩部委聯合發文的同時,國務院近日印發的《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》中,繼續明確了下一步環境治理的硬任務,其中要求用水量力爭控制在6700億立方米以內,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降低到65立方米以下,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提高到0.55以上,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區水質達標率提高到80%以上。
      目前我國環境保護工作形勢依然嚴峻,水污染情況觸目驚心。統計顯示,近10年來我國水污染事件高發,水污染事故近幾年每年都在1700起以上。全國城鎮中,飲用水源地水質不安全涉及的人口約1.4億人。水利部近期公布的數據顯示,目前我國水庫水源地水質有11%不達標,湖泊水源地水質約70%不達標,地下水水源地水質約60%不達標。
      水污染治理和節水等重要環保項目需要長期、大規模資金投入,諸如污水處理廠這一最普遍的治水項目,通常單個投資規模都在億元以上,十幾億元甚至幾十億元的也并不罕見。有機構測算,我國要達到“水十條”制定的2020年目標,需要投入4萬億至5萬億元。其中,各級地方政府需要投入約1.5萬億元。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環保部發布預算報告顯示,今年環保部水污染綜合防治預算支出僅1421萬元,國家投入和實際污染治理的資金需求存在巨大缺口。
      記者了解到,對于如何鼓勵社會資本進入環保領域,此前環保部已經進行過多次調研,并且在北京、山東、河北等地進行了試點,但“投資高、回報率低”成為橫亙在社會資本和環保項目之間的一個最大難題。
     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常紀文對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坦言,由于水污染防治項目具有公益性、收益率比較低、回收周期較長等特點,決定了其很難在短時間內獲得持續穩定的資金回報,而目前來看民營企業進入的興趣并不大。比如一個污水處理項目,盈利也就8%到9%,而民營企業目前的銀行融資成本就高達7%以上,沒有合理的投資回報機制,很多政策都是紙上談兵。另一方面,目前水污染治理主要依靠行政手段,不但市場和公眾參與度低,而且跨行政區的合作和補償機制明顯缺乏。在跨區域水污染治理過程中,不但市場未發揮資源配置作用,而且相關產業結構也沒有得到優化升級,公眾的監督作用也很難得到發揮。
      常紀文表示,應該首要解決“企業有錢賺,民眾能負擔”的問題。他建議,下一步國家要進一步出臺鼓勵政策,著重解決降低社會資本投入環保領域的資金成本和門檻,例如鼓勵銀行和資本市場開展環境金融產品創新,拓寬各類參與水污染治理企業的融資渠道,資本市場可以加快環境權益資產證券化的步伐,擴大與水污染治理相關的股票或債券發行。(經濟參考報 中國污水處理工程網)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    分享到:
    酷彩官网